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每当见到母校铃铛阁的照片,就仿佛又闻听到了当年的上课铃声

 
 
 

日志

 
 
关于我

1960年铃铛阁学校建校,试行中小学十年一贯制,暑假入校上三年级。 1964年,小学毕业,留校上初中。 1969年2月,学校分配集体插队到河北省沧县旧州镇。 在铃铛阁学校度过八年校园生活,感情至深。

【转载】2月6日的断想…… 作者:枫红晚晴 2018-7-30  

2018-08-16 21:58:46|  分类: 知青情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隆中人《2月6日的断想……》
四十年前,我们在东关村的土炕上油灯前梦想着“晚年当为邻舍翁”。

  而今我们暧衣热屋,拿着手机与几十位同窗老友同一时刻打字交流,虽非邻舍胜似邻舍,是不是已经远远超出当年的梦境了呢?

                              

                                  ——引自“见阁闻铃”《晚年当为邻舍翁》

   

    今天是2月6日,每到这个时候,心里时不时总是涌动一种莫名奇妙的情动。是激动?不像。——怨恨?也不像。——无奈?比较接近。但也不完全是。——懊悔?更不是了。总之,费时费解,至今也没搞清楚。

    1月18日,我从《见阁闻铃》的博客看到铃铛阁老三届成立了QQ群。顿时,一种莫名的激动又从心头掠过。那感觉不仅从来没有过,也为我多年未解的疑虑给出了最清晰的注脚:应该是——亲情!

    我第一次丢失亲情的日子,是在46年前的2月6日。心头触手可及、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异常阴冷的早晨,还有缓缓挪动的汽车、弥漫于校园上空撕心裂肺的哭喊,以及顶着严寒满街送行的亲人。这一幕幕饱浸悲剧色彩的画面,46年以来一直深深地镌刻于记忆深处。

    就是这一天,铃铛阁学校大红漆门下,走出了一群不谙世事的孩子,他们告别亲人,离开故土,没来得及为老师、母校留下只字片语,就被滚滚下乡的洪流涌向了河北沧县。那时,我的亲情就像一面圆圆的镜子被突如其来的石子击中。瞬间破了,碎了!

    从46年前的这一天开始,2月6日就成了我一生当中黑色的记忆。每当临近,便常常被一种亲情牵动,将人生当中许多不愉快的事情一一捡拾起来,像过电影一般从眼前放过:刘维宇、王强、许虎廷、战以时、呼喜玉、赵迺梁、何沛.......叹思之中也常常出现幻想:倘如这些学友依然健在,正在“老三届”QQ群里和我们坐在荧屏之前轻敲按键、互致问候、倾诉感悟、品味快乐,那又多么令人满足!只可惜,这已不可能成为现实了。

    在老三届QQ群,我找到了用以弥补多年亲情缺失的遗憾!

    昨天,《见阁闻铃》问我:"2月6日,你不写点什么吗?"我说,"今年2月6日最难忘。我不光入了QQ群,还在群里找见了亲情。我要从这一天开始,重新书写我的余生,并把这个最重要的讯息告诉给大家。我更要感恩,感恩老三届QQ群;感恩“铃铛阁学校”;感恩沐风栉雨7年之久的老朋友、老学友、老哥哥——“见阁闻铃”!

    “晚年当为邻舍翁”。我就是当年从铃铛阁学校红漆大门走出的那群不谙世事的孩子们当中的一个。从那时到现在,告别母校融入社会,一晃已经46个年头。当年一少年,如今一舍翁。时光就这样在不经意之间悄悄逝去。细细思之,人生之旅无定数,言长就长,说短就短。有时一不留神,还真的会留下一点儿什么遗憾。这可全凭自己。

    有句话还真的是句真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