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每当见到母校铃铛阁的照片,就仿佛又闻听到了当年的上课铃声

 
 
 

日志

 
 
关于我

1960年铃铛阁学校建校,试行中小学十年一贯制,暑假入校上三年级。 1964年,小学毕业,留校上初中。 1969年2月,学校分配集体插队到河北省沧县旧州镇。 在铃铛阁学校度过八年校园生活,感情至深。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来到大北队  作者 贺兴奇 2012-9-12  

2015-04-07 20:45:12|  分类: 知青情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六八年九月十一日下午,我们铃铛阁学校三十名同学,从天津站上火车,踏上了上山下乡的旅途。
  第二天早上在锦州又换了个火车到朝阳,准备去敖汉旗。从朝阳上的卡车,这里公路客运用的主要是卡车。在卡车上就感到这地方很荒凉,除了一些庄稼外,树木不多,也没有多少草。宽宽的河滩上少有小小的水流,干河滩里圆圆的卵石蒙着一层土色。我从不知道,这里多数河滩,仅是下大雨发洪水时,才有泥汤子一样的大水漫过,而平时是见不到水的。平地很少,光秃秃的山包不高。一条条沟壑沟口连着断崖。极目远望,主要不是绿色,而是土黄色,土红色。汽车跑的道路也不是用柏油而是用砂石铺成。隔不远就能见到一个村子。可这些村子人口都不多,散散落落二三十户就是一个村子了。院墙都是泥土的,好些人家没有大门,仅用木栅栏搭在土墙的豁口上。房子也都是用土打的,连房顶也是土的,有些地方的房顶上好像盖了一层炉渣灰。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从地下挖出来的,一种很细很黏各种颜色都有的干子泥。遇水粘结成块,铺在屋顶,用以防雨。窗子上糊着窗户纸,没有几家是玻璃的。中间的屋安着一对木板门。
  和车下的荒凉形成反差的,是车上我们这些人的情绪高涨。在卡车上坐着自己随身携带的行李。一个个虽然弄的满头满脸的土,却仍然高唱着“迎着春风迎着阳光,跋山涉水到边疆,伟大祖国天高地广,中华儿女志在四方”,歌声一下午没断。天黑后又跑了好长时间。有人拿出我们带来的毛主席塑像,用手电筒从下方的孔洞中照上去,高高举起,在黑夜中很是好看。终于到了敖汉旗。
  敖汉旗政府所在地叫新惠镇。这里是个东西不到两公里,南北较长也不过三四里的一小片河川平地。镇子集中在西侧靠山坡的更小的一块地上。南北向两条街,有一公里多长,东西向两条街更短。我们在四条街形成的井字的一个交口处下了车。这个交口上旗政府,武装部,法院和招待所各占一角,都是用青砖盖的平房。招待所的门面是临街一列向东的门脸房,穿过门洞屋,里边排布着几列南北向正房。那天正赶上没电,点着蜡烛洗了脸,吃了饭,第一次躺在火炕上很快就睡着了。
  转天又上了卡车,继续在砂石路上颠簸前行。跑了大半天,汽车终于从一面大坡上下来,到了宝国吐,这里是公社所在地。宝国吐是蒙语,实际和包头同音,是鹿场的意思。这里北边是山,东西两侧是很缓的坡地,当中夹的这么一片平地向南延伸。新惠镇就不大,这里更小,好像也就几百户人家。
  下午,汽车把我们送往大队。从宝国吐向南很平的公路,虽然也是砂石铺成,但好像没什么坡度。跑了没有二十分钟到嘎岔,这里就是丰田大队。汽车回去了。听说生产队接我们的大车一会就来。天已经黑了,这儿没电,周围一片漆黑。很寂静,除了我们这些人的说话,再没别的声音。细看旁边住户里,窗户上透着微弱的灯光。抬头看看,天上没有月亮,可是星星特清楚。银河从天的一头通往另一头,北斗七星像个勺子,勺子头那两颗星连线的延长线上,有一个很亮的大星是北极星。突然有人喊:“那是什么?”只见西南方有一个很亮的绿色光球升了起来,又缓缓的落了下去,很像书上说的信号弹。顿时大家都紧张起来了。刚才在宝国吐,公社副书记李钧讲过,这里阶级斗争很复杂。看来这和我们在学校时光斗嘴闹革命是不一样的。
  其他队的都走了,大北队车才来,剩我们八个人最后一拨。把行李装车上就随车后跟着走。往北走了一里多地,下公路往东走,前边就是大北队。这在公路上摸黑走还无所谓,地下挺平的,跟着走就行。可下了公路上土路就不好办了,坑坑洼洼,奔奔磕磕,跌跌撞撞,不小心就得崴了脚,总算是到了。
  我们住的屋是生产队的社宅,平时开社员会用。两间一明,北边开门,安着两扇门板。油灯下看着土墙黑漆漆的。队长叫孙兴,三十多岁,挺精明的人。他说给我们青年点盖的房还没动工,说盖会很快,先在这住着。一铺大炕,八个人住的开。地下灶台旁,队长老娘正在给我们做饭,转眼间饭就做熟了。第一次吃小米饭,吃到嘴里没有什么可咬的,稀里糊涂就吃完了。
  第二天起来才看清楚,从宝国吐过来的公路,在村西边一里远的地方向南奔北票而去,公路再西边大约三四里远就是山了。村东头是一条北边过来的干河滩,有两三百米宽。河滩东边是一片不大的树林,再东边是不高的山坡。南边远远望去还是山,似乎还挺高。大北队就是在这么一条从宝国吐通过来的平地上。我们住的这里是一个大院子,南北两边各有一排土屋。南边这一排中间过堂是院门,我们住的屋挨着过堂。村子东西拉开一溜,大概有二十几户人。这里的房子是土色的,墙是土色的,很少见到砖。我们将在这里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在这里生活,扎根。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