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每当见到母校铃铛阁的照片,就仿佛又闻听到了当年的上课铃声

 
 
 

日志

 
 
关于我

1960年铃铛阁学校建校,试行中小学十年一贯制,暑假入校上三年级。 1964年,小学毕业,留校上初中。 1969年2月,学校分配集体插队到河北省沧县旧州镇。 在铃铛阁学校度过八年校园生活,感情至深。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疯狂读书的一九六六、一九六七  

2015-01-07 22:40:45|  分类: 见阁闻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或云:你不是写写一九七四、一九七五吗,咋从一九六五开始了呢?

        历史的册页是沉重的,行经到我们这般年纪,个人的历史册页也是沉重的。谁不愿意从轻巧、宽松、欢快处掀翻哪,再者历史总是先后有序啊。

       题外话:掀翻历史是或有风险甚至灭顶的,眼下日本右倾政府不就是已走入这步泥淖非改弦更张无以自活了吗!

       一九六六、一九六七是中国大陆处处闹“造反”天天起风暴的年代。那时,哪里也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

      我和几个同样不是“红五类”子弟而不能参加“红卫兵”“造反”的小哥哥一起玩儿,当起了“逍遥派”。他们是全国仅有的三所(另两所在京、沪)教改试点校“天津铃铛阁学校”68届初中生。他们学校是我国一九六一年试办的,从小学到高中毕业十年一贯制,一流的师资一流的教学设备。当时在天津是和南开、耀华、一中等中学齐名不分伯仲的。(我们连好多战友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但他们都是一九六八年初统一分配进去的。)后来又批判起了“逍遥派”,不能再玩儿了。他们几个就带着我轰轰烈烈地开进学校,找到教务处马主任,声称要革命要成立战斗组织,那时谁敢阻拦小将们革命行动啊。平时那么尊师敬长好学听话的几个孩子(他们也才十四、五岁)竟然成功了,我们抱着好多笔、墨、彩纸搬进了一间空教室。先从主席诗词中取意写了“激流革命战斗队”贴在门外,又用彩纸写上革命口号把门窗贴的严严实实,然后大大地庆幸、哄笑了一番!

    我现在依然记得初踏进这所庄严学府大门时的景象,高大的门两边贴着“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对联,学校内到处贴着打倒张椿(校书记)、崔维附(校长)的标语,一片狼藉。

    我们每天在屋里高谈阔论、写诗练字。靳xx旧体诗底蕴颇厚,颜体字功夫了得,现在上海总工会工作。段xx诗书琴棋无所不通,现在天津市某传媒担任局级领导。刘维宇家学渊源,柳体书法极其工稳。从国外获得医学博士回国后,在天津武警医院担任大校主任医师。2003年抗“非典”中,因公殉职在工作岗位上,被追认“革命烈士”,在天津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那时候,我们还因他的名字“维宇”与“喂鱼”谐音戏称其绰号“鱼虫子”呢,现在想来仍然扼腕长叹!

   他们几个极其聪明,后来竟摸索着用铁丝勾开了图书馆的铁皮锁。一下子我们几个热爱学习的孩子踊身进知识的海洋里,随意而尽情地畅游、享受起来。我们约定:不可窃书,看后即换。那段时间里我们都如饥饿的人扑在了面包上,几十万字的中外长篇小说三两天就浏览一遍,爹娘、同学都不知道我们每天在忙什么。我守约,手里一本书也没留下,他们也当如是。

   大概半年多“疯狂”的读书,使我获益至今乃至终身。

   有位君子说的好,“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我现下都践行了,诗书苦读太仓之一粟,隐情上网天下众人知!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