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每当见到母校铃铛阁的照片,就仿佛又闻听到了当年的上课铃声

 
 
 

日志

 
 
关于我

1960年铃铛阁学校建校,试行中小学十年一贯制,暑假入校上三年级。 1964年,小学毕业,留校上初中。 1969年2月,学校分配集体插队到河北省沧县旧州镇。 在铃铛阁学校度过八年校园生活,感情至深。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珍藏的记忆 作者 锦绣年华  

2011-11-27 22:24:41|  分类: 同窗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锦绣年华《珍藏的记忆》

         

珍藏的记忆 - 锦绣年华 - 锦绣年华

 

          这张老照片,距今已经有四十六个年头了。

       确切的说起来,它的拍摄时间大约是在1965年的春季。

       这是在铃铛阁学校操场西南角的平房前,房前的榆树还没有发芽,春阳落日前的余晖还暖暖的洒在大地上。放学的铃声已经响过,大部分同学已经回家了。班主任侯桂英老师把留在教室里的十几名同学聚拢在一起,选择了這块还留有阳光的土地,为即将赴云南上山“背篓”的季通亮同学送行。在那个年代,没有灯红酒绿,也没有红酒高歌,送行的最高礼仪就是合张影。

       照片是由学校摄影组爱好摄影的一名同学拍摄的。46年以后再看这张照片,也许,当时只是老师瞬息间的一个闪念,但快门掀动之后,却为大家留下了这历史的永恒!

       季通亮是我的同窗。1964年由太平街小学升入铃铛阁学校。初二时,他就坐在我的后一排,挺少言寡语的。坐在照片正中的就是他。记忆中,季通亮好像要比我大一岁,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他的旁边,就是我们的班主任侯桂英老师。那时,侯老师刚刚30出头,精力充沛、风华正茂,除了担任我们的班主任,还负责教我们的政治课。从后排的左边往下数,依次是张洪彬、周长贵、李志祥、王世伦、杨学正、刘建国、强万铭;中间一排从左边数,是王荣珍、王凤茹、侯桂英、季通亮、叶宝忠、朱和平、澹台恒发;前排左起,依次是张兰、陈恩焕、穆祥雨、时雨霈。

       季通亮是我们班上第一个“上山下乡”的同学。

       那时,班上的大多数同学对“上山下乡”这个字眼儿还很生疏,也很不理解,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总觉着上着好好的“学”,为什么就“不上了”?去“背”哪家的“篓”?!直到一年过后,铺天盖地的文化大革命象洪水一样汹涌地席卷而来,学校“停课”、学生“休课”,“老三届”象压满了屉的“包子”卖不出去的时候,“晴天霹雳春雷响”,“毛老头”一声令下:“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上山下乡”由个别动员在一夜之间形成压倒一切、波澜壮阔、声势浩大的运动时,我才醒悟这是一场灾难。对这场灾难,做为“老三届”,任何人都跑不掉!……

        季通亮到云南背篓以后,至今没有联系上。时常跳动在我脑海里的,依然是他学时的情景。我想,他去云南之时,并非是有什么先天之明,更多的是因为他的家庭生活所迫,因为他的家实在是太困难了!五十年代的孩子,真的不像现在的娃娃们,他们懂得为自己的父母承担责任,他们从来不会向自己的父母有任何过分的要求,他们从小就学会了忍耐、懂得了坚强、坚守着付出。

        我就是自己给自己退了户口到农村去的。

        照片上的这些同学中,只有少数同学按照当时的政策留在了天津,去了“色织四厂”(“文革”时就是这个厂向学校派的工宣队)。张兰就是其中的一个。她在“色四”干得不错,从一般工人干到了厂长,03年退了休。上学时,她是我们班的文艺委员,左手“大刀拍儿”,乒乓球打得特别好,是学校的校队。穆祥雨的短跑跑得特别快,她曾打破过学校的记录,每次学校运动会女子400米接力时,她不是跑第一棒就是最后一棒;杨学正文质彬彬写得一手好字,他的字就象老先生写的,一笔一画都非常遒劲有力;李志祥的数学特别好,多么难做的题都难不倒他,他的答案总比别人要快要正确;王世伦特喜好“地理”,他能凭着自己的记忆,徒手画出全国和各省的地图,河流、铁路、山脉一样都不少;王凤茹曾经和张淑英一起帮助过张竟芬,从小学到中学,她俩一直背着腿残的张竟芬上学下学,直到毕业离校;周长贵在文革时成了大家的主心骨,他和强万铭一起组织了一个“战斗队”,起名叫“缚苍龙”。我当时就是这个战斗队油印小报的“主编”;在这个集体里,叶宝忠是我的“发小”弟兄,我们不光在“一个门口儿”住,从小学起就在一个班。到了中学,他是学校学生会的成员,有点组织能力,现在回津了,老婆是当地沧县的“小李”;王荣珍是我们班的团支部书记,几年前她在丝绒厂当厂长时,为了打通和沧州市外贸局的关系,曾经来沧州找过我。我们班初一时的班主席是魏凤池,我当过初二的班主席,不过“寿命”很短,文革开始,学校停课也就完蛋了。

        在上述同学中,我还有幸在沧州和四位同窗有过难忘的经历:张慧彬、叶宝忠和我都曾在沧县插过队,张慧彬分在东关,叶宝忠在王槐庄。1970年春,张慧彬和我第一批选调“641”,他走了,我没去成;叶宝忠大概在村上生活了五、六年之后,选调到了沧县的卫生系统,在杜林卫生院当会计。王世伦由河间老家选调到沧州市五金公司“向阳五金”门市部,是门市部的负责人,现在早回天津了。还有一个女同学叫王凤茹,选调后在建设大街粮店工作,我和王世鸿、王世伦三个人曾去过她的店里找过她。士鸿还曾和我说过,上学的时候,士伦对王凤茹的印象很好。在沧州,我和王世鸿、王世伦三个同学经常接触,而且互有往来。

        …………

        回忆是一种享受,真的是这样。特别是像我们这一代人,虽然未曾经历过炮火硝烟的洗礼,却也经受了漫长文革岁月的磨难和创业的艰辛,想想往事,往往更加激情澎湃。说起这些,我真的应当感谢我的学友张兰,这张珍贵的照片,由于历史的原因,我早已找不到了。现在的这张照片,是张兰学友在90年重新翻拍后送给我的。原照她已经精心保存了四十余年!正是这张照片,使我的脑海再一次重现了那段留在记忆中的难忘历史,也使我再一次地重温了那段难忘的同窗生活。

        谢谢你,我的学友。我要永远珍藏,并传给我的后代!

       

【原文网址】 http://jinxiunianh.blog.163.com/blog/static/182750209201110243044729/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